林斌是一個來自農村20歲出頭的小伙子。兩年前來到了上海,因為沒有學歷就在工地做起了小工。

本來是應該享受成長的和快樂的年齡,確背上了家庭的重擔,家裡有一個長年小病不斷的父親和一個雙目失明的母親都要靠他打工賺來的錢去貼補家用。

直到前段時間,他總是感覺自己在頭很痛,像要裂開一樣,就去附近的一家小醫院做了檢查,醫生告訴他,他得了腦癌,已經十分嚴重,如果不急時治療,可能活不過三個月,手術治療大概有40%的成功機會,手術費卻高達幾十萬,這樣的費用對於他來說簡直是一個不可能達到的數字,如果說是要藉錢,家裡那些勢力眼的親戚早就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

無奈之下他辭去了工作,回到家裡看了看父母,爸媽問他為什麼會突然回來的,他只是說是工地最近放了幾天假,等假一過就要回去上班,他很了解如果讓父母知道他得了絕症一定會非常的痛苦。這幾天他在家裡走了走以前一些熟悉的地方,看了看曾經關心過他的人。幾天時間過的很快,他就要離開了,臨走的時候跟以前一樣,給他父母一些錢,就離開了。

回到上海之後,就拿出了所有的省吃檢用的本來打算回家蓋房子的三萬塊錢買了一輛二手小汽車。他住的是一個很偏僻的小區,小區的人上班都非常的不方便,班車很少,又要很久才來一輛,而且收費還要2塊錢一個人。於是他下定了決心,開自己買的車去當班車用,想在人生的最後三個月的時間裡能多幫助點別人。

當天他就去了接客人的車站,那裡已經有很多人在等車了,他打了小區的牌子,因為車很小,幾個人上了他的車。一路上車上的人都說什麼這車這麼破是不是該便宜點,而且還有一個婦女在上面吐痰,還邊吐邊講,給我開好點,小心我坐著不舒服不給錢類似的話。林斌只是靜靜的看了她一眼,進了小區之後,他把每一個人都送到了他們家門口,那些人沒想到有這麼熱心的人,都為剛才的舉動感到不好意思,然後付錢給他,他說他只是順路而已。每天他都會這樣的來回幾趟的跑著,晚上回到家裡,吃一點方便麵或者是就買兩個饅頭。幾天過去了,人們依然看到這輛車在這裡來回的跑著,就很奇怪的問著,但是他從來都是用順路來回答,而且臉上依然流露著燦爛的笑容。

時間過的很快,離他人生的終點越來越近,他也漸漸的感覺到了自己身體一天不如果一天,開車時間久了,頭腦有些開始發暈。從那以後,他怕自己開車的時候會倒下,每次接人的時候都要求副駕駛座上坐一個懂得開車的人,正因如此他這樣認識了小珍。

那天下午外面下著很大的雨,林斌依舊來到了車站,他向等車的人們招了一下手,然後問誰懂得開車,有一個看上去很清純的女孩子,身穿一身保守服裝,看樣子等車已經等了好久,她回答說“我會,讓我坐那裡吧”,她坐在了林斌的身邊。車上的乘客都有說有笑,很感激林斌的幫助,大家都對他很好奇,這麼久時間以來大家都知道了有這樣一個好心的人常常免費的為大家服務,其間幾次記者來作過採訪都被林斌謝絕了,每次乘客問起他的事情之後,他也從來是轉過彎的作了一些解釋,所以林斌在大家的心中一直是一個迷一樣的人。那天他也跟小珍聊了很多,小珍很熱情也很可愛,幾次之後,小珍向林斌要聯繫方式,林斌說自己的手機剛剛掉了,不願意給她。因為他很清楚,自己的人生已經到了末端,已經失去了該有朋友的權力,再人生的最後,找一個朋友只是多讓一個人為他傷心而已,因為他早已經想好,自己一個人找一個沒人的地方靜靜的死去。

兩個月的時間已過,他現在的人生只剩下了最後的一個月時間,自己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差,小珍依然每天都會準時的坐在他的副駕駛位上跟他聊天,兩個月的時間裡,他跟小珍已經成為了很好的朋友,他們聊了很多關於小時候的趣事,小珍也每天哪怕很晚都要等到林斌的車。但是每次問到林斌為什麼要開車來為大家服務,林斌總是避而不談。這樣的好景並不長久。

又到了一個金色的黃昏,同樣小珍下班就匆匆的下了班,到車站等著林斌的車,但是她等了好久,小區的班車都過了好幾輛,也沒見林斌的車子過來,小珍只好坐車回去了。幾天下來都沒有見到林斌的影子。兩個月的感覺,其實他們都已經愛上了對方。小珍向公司請了幾天假,到處找林斌,幾天以後打聽到了林斌租房子的地方,房東告訴她,幾天前林斌已經退房走了,好像還想賣車了。小珍按照房子指的路一直找,幾個小時過去了,小珍走到了一個大山的角下,這座山很大,但是很少有人上去過,所以山上的樹也特別的密,草長的也很深。小珍什麼也沒想上了山,走了半山腰已經近黃昏了,現在如果要下去根本看不清下面的路。萬不得已之下,小珍找到了一個山洞,洞門口很乾淨,想是有人來清理過,她走了進去,發現裡面很大,還有幾個石頭長的非常的好看,洞裡面有一個轉口,她走過去,發現裡面有火光,走近一看,是林斌,小珍跑到了林斌面前看著他,一句話也沒有說,他們兩相的抱在一起。林斌把一切都告訴了她。林斌本打算把車子賣了之後把錢寄回家,想讓爸媽生活會過得好一點,可還沒相得急。看到了小珍他沒有別的要求,只是跟她說要求不要把這件事情向任何人說起,另外幫他把車子賣了,把錢寄回他家裡給他爸媽手上。小珍狠狠的打了林斌一耳光說:“我來這裡就是要找你跟我一起回去的”,事後才知道原來小珍的爸爸是109醫院的院長。他們在山上過了一夜,第二天他們一起下了山。走到了醫他爸的醫院,向他爸爸說明了情況,後來在醫院裡做了一個全身的檢查,才發現林斌是生活條件太差,平時營養不良導致他得了低血壓,所以經常會感覺到頭暈,前一段時間的頭痛是因為他感冒加上血壓過低而形成的。然後院長問他是在哪家醫院查出來得了腦癌,他說出了那家醫院的名字,院長笑著拿出了一張報寫,上面清楚的寫著那家醫院經常會用的一些騙人方法,讓他們作無謂的治療,最終被告之後那黑醫院的院長已經被判終身監禁。這時他才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他們相互白痴一樣的笑了笑。這真是上天給他開的最大的一個玩笑,正因這樣上天也賜給了他這樣一段幸福。

自此以後,那輛車依舊回到了車站,開車的小伙林斌現在很願意跟別人講起這件有趣的事,他身邊的副駕駛臉上永遠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相識滿天下

devanto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